尔雅小说网

第一章重生

分类:都市校园 人气:82566 更新时间:2022-06-26
冯一鸣缓缓张开眼,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在枕头下掏出块手表,看着上面的日期、时间,满意的点点头,抿了抿嘴,又想起穿越前听到的警笛声,停在大楼下的警车,又闭上眼睛。前世的艰苦奋斗、黑暗中的孤独前行,亲如兄弟的利用、背叛,这一切一切似乎都已经远去,直起身顺手拿过床头柜子上的水杯喝了口水,低头看看这双依旧颤抖的双手,冯一鸣的眼神黯淡下来。一九九八年,这一年席卷半个中国的特长洪水没给地处山区的青萍市带来什么震动,人们只在报纸、电视上偶尔感叹其他地区的悲催遭遇,甚至还会私下发几句牢骚,谁让学校逼着所有老师都捐了半个月的工资呢……重生后的冯一鸣第一时间没有去想十多年后可能再一次发生的背叛、鄙夷,将注意力集中到父母身上,老爸的腰还没有弯下,被圈入权势斗争中遭人诬陷,意外出局的他这一世还没有踏入那个圈子。老妈的头发还没有花白,后来唠唠叨叨给儿子介绍相亲对象的她还在带着高三毕业班,说话中气十足。重生后是为了补全前世的遗憾。就算无法改变家人的轨迹,至少前瞻的眼光可以让自己和家人过上富足而安稳的生活,冯一鸣摸索着手中这块还崭新的电子表,这几天,每天早上醒来,夜间惊醒,他都要仔仔细细盯着着手表上的日期,以确定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醒来或做梦。门外突然响起冯母的呵斥声。“还楞在床上干什么?今天开学,你以为还放假啊!初三了,看你明年中考考个什么成绩!”冯母是冯一鸣中学,青萍市一中的老师,儿子相当一般的成绩让向来好面子的她经常抬不起头。听到母亲中气十足的呵斥,冯一鸣嘴角弯了弯,即使十几年后,母亲还是这般刀子嘴豆腐心。吃过简单的早饭,喝完每天家里每人必喝的一杯牛奶,冯一鸣转身拿起书包“爸妈,我先走了。”冯母楞了下,看了眼已经喝完的牛奶杯“今天喝这么快?”不知道冯母从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逼家人每天早晚一杯牛奶,还不加糖,天天喝,谁受得了,冯伟安向儿子投来佩服的目光,抬手艰难的抿了口牛奶。下了楼走在学校的生活区,这些天宅在家里的冯一鸣近乎饥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一楼的化学老师何健老师没教过自己,但是人很好,常带孩子们踢球,三年后在上课时晕倒在讲台上,送去医院发现胃癌晚期,半年后就故去了,留下孤儿寡母,十年后发小聚会,才知道后来这位孤儿没有继续学业,去外地打工,半年后车祸死亡,只留下当时尚是中年的寡母孤独度日。正走在前面的和母亲一个组,教初三语文的陶老师,八年后因为琐事和亲戚吵架,心脏骤停送去医院已经回天无术,但是他那位让他骄傲的女儿当时已经在清华成功留校,成为市一中教工子弟生的楷模。几位老师亲切的招呼着“一鸣,赶紧的,再不跑赶不上了”冯一鸣家就住在青萍市一中的宿舍区,走路过去也就三四分钟,这是青萍市最好的中学,北江省重点中学,知道十多年后,私立高中在市里大肆抢夺生源,但是高考成绩在全省都能排进前三名的市一中依旧是所有学生家长心中的第一选择,冯一鸣站在初中教学楼面前,目光狐疑不定,因为学校这两年的扩招,教室屡次更换,都过了十多年了,鬼记得当时是哪个教室。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冯一鸣转头看去,面露喜色,身后正走来的是初中班的学习委员张晶晶。张晶晶学习在整个初三都是出了名的,后来顺利的保送ZJ大学,再之后冯一鸣也不知道了,虽然魔都离杭州并不远,但是大学毕业后也再也没见过,只听说后来家暴离婚。跟在张晶晶后面,冯一鸣那独属中年猥琐男的目光毫无犹豫的落到张晶晶修长的腿,细腻的小腰上,因为学习成绩太好,绝大多数同龄人并不会肆无忌惮的打量她,而女孩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冷冰冰又不讲情面,加上一副老式黑框眼镜,让人起不了亲近之心。正在脑海里痛斥自己当年的有眼无珠时,冯一鸣突然发现台阶上的女孩正转身面向自己,饶是历经两世,在社会中摸爬滚打了那些年,还是在女孩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孔前打了个冷战。“跟着我干吗?有事吗”冯一鸣摸摸鼻子,没说话,心说总不能告诉你我忘了是哪个教室了吧。张晶晶意外的打量了下这个学习成绩一般般、平时只在足球场上呼风唤雨的男孩,早熟的她见过太多的同龄人在自己目光下支支吾吾,词不达意的窘态。见对方没答话,张晶晶转身上了三楼,眼角余光看到那个男孩正抿嘴一笑,抬步跟了上来。这时三楼办公室正走出一个中年妇女,招手说:“张晶晶,不用上去了,你请三天假我知道了,回来记得报道销假。”张晶晶点头“陈老师好,谢谢陈老师。”标准的初中生回答。陈青书转头看着冯一鸣口气严厉起来“你去办公室干嘛,初三上课第一天,你也想请假?”恩,想起来了,这是初中班主任陈青书,还是老妈的闺蜜呢,常常来冯家窜门。在魔都混迹那些年,冯一鸣的脸皮早就厚得子弹都射不穿了,跟在班主任和学习委员身后。时隔18年,时空轮转,冯一鸣再次走进初中三班。整个班50人已经到了48个,只有两个位置是空的,一个是第一排,一个是第六排,看了眼正和陈青书说话的张晶晶,冯一鸣毫不犹豫的走向第六排,还没放下书包,陈青书就在背后发话了“冯一鸣,第一排去,坐那么远又想上课做什么小动作!”班上登时哄然大笑,边上一个瘦猴正挤眉弄眼“兄弟,特殊待遇哈!”这是于飞,一起在市一中校园长大的发小,前世自己大学毕业后去了魔都打拼,当时还在魔都读研究生的于飞帮了不少忙。冯一鸣这才想起来,因为是教工子弟生,仗着和哪个老师都熟,自己初中没少捣乱,初二时候发动群众和美术老师对着干,结果把刚师范大学毕业两年的小姑娘气哭了,最后被陈青书调到第一排中间突前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没同桌,就坐在老师眼皮子底下。讲台上的英语课代表已经开始领读,冯一鸣跟着吧唧吧唧嘴巴,陈青书还在边上,不敢回头,只好眼角余光开始打量身后几个同学。话说自己当年被调到这个位置还挺不乐意,和陈青书还闹了两次,为什么?因为前三排的座位基本都是女生……话说自己当年有多纯洁啊……冯一鸣努力让自己融入如今的中学课堂,但是心里对未来的骚动却不时让他走神,好容易熬到下课,突然一只手狠狠的拍上了肩膀。“老冯,这几天呆在家里干什么呢?叫你出来打球都不肯。”冯一鸣转头看着,心头一热,是周冲这个死胖子!他、于飞和周冲三个都是市一中教师子弟,从小一起长大,是穿着开裆裤一起玩的交情,后来冯一鸣家里出事,家道中落,那帮发小,还保持联络甚至帮了不少忙的,只有于飞和周冲两人。

精彩评论(834)

  • 三秋堂
    故其可待其毁之基里。
    2022-06-26 498
  • 风雨电
    旁,是手拦下李阁老之封奇亦笑道:“柳师伯此诚有杂。”
    2022-06-26 27
  • 风景很高
    “云琛兄,那将食。”未及开口柳晴,
    2022-06-26 588
  • 人一介
    言曰:“天松道兄创之余,自不得这般明贯曰,我与他补上些,然大旨矣。
    2022-06-26 815
  • 牛油果
    众人之中,平异地看定军。
    2022-06-26 319
  • 江南如梦
    ”陈彬羽其惑之声轻者动而楚子琪也,其磁性而性感之声似一根浮之羽毛,
    2022-06-26 944
  • 罗兰大魔
    落,虽吾助世民两臂之力,仍不免于死或杀也。”
    2022-06-26 606
  • 吴锅
    惜此数人不懂英文,前则能引郁骁。
    2022-06-26 758
  • 本源规则生命体
    江辰风含笑看一眼,柔然曰:“是也,文理脑中无血者,即可去。”
    2022-06-26 762
  • 码字柯
    “奶奶,公事也?”其疑而言。
    2022-06-26 878
  • 牛油果
    “非尔古镇整一何真之室脱,当湿身乎?”
    2022-06-26 475
  • 迷途中的魈
    可苏宇辈,非万界时,苏宇生门,死灵之主实开天末者,惟开天未见印耳
    2022-06-26 810

目录